请百度搜索建筑材料关键词找到我们!

热点推荐词:

公司动态

修复上海老房的泥瓦匠阿忠 关于清水墙的半辈子纠葛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-11-15     浏览?#38382;?b class="red" id="hits">    

工匠精神,这是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个靓词。

  事实上,工匠精神离我们并?#28784;?#36828;。时间回溯几十年,工厂?#23548;?#37324;,一线工人们遇上棘手难题,没?#22266;?#29031;样加班,头碰头一起研究到深夜,然后把瓦楞纸板箱拆开铺在地上席地而睡;即便是路边小?#36710;輳?#20026;了?#29615;?#20256;承了数十年的蒸糕,主人家半夜就要起床,起炉子、蒸?#23601;埃阜邸?#25273;糖,其中配比几近严苛,为了追求口味上的极致……

  但不知从?#38382;?#36215;,匠人们的?#36136;?#25104;了一种奢侈?#22270;?#38590;。我们走得太快,把最宝贵的落在了身后。

  中国制造2025,需要重新“激活”工匠精神。那么,就从寻找匠人起步。

  回望上海,近些年,随着历史风貌保护区扩区及城市更新的推进,一大批有保护价值的老房得到了“修旧如故”的善待,修复老房肌理过程中的一项项传统工艺、?#23478;?#24471;以映入我们的视线。清水墙、斩假石、?#35789;?#23376;、墙面拉毛等等等等,略感遗憾的是,这些宝贵工艺?#23478;?#20013;的部?#24544;严?#20837;“后继乏人”的状态。

  作为时代浪潮中的守望者,我?#22681;?#36880;个走近这些宝贵工?#25214;?#21450;坚守着它们的匠人们,透过一双双飞舞梭织着的手,解?#25910;?#20010;时代最需要的工匠基因,传袭时代的工匠精神。

 什?#35789;恰?#28165;水墙修缮”

  清水墙就是砖墙外墙面砌成后,只需要勾缝?#27425;?#25104;品,不需要外墙面装饰,是很多上海老房的外部特征之一。修缮清水墙,是一项重要的老房修复?#23478;眨?#35201;求通过?#23478;?#23558;残损、破坏的地方修复,并维持整体面貌。由于没有过多装饰,清水墙对修缮后的色泽及肌理的整体协调,有着较高要求,讲究细致入微的同?#22791;?#32771;验工人对?#23548;是?#20917;的把控。这项?#23478;找?#23569;人传?#23567;?/span>

“阿忠”是谁

  阿忠本名倪连忠,53岁,江苏海门人,小学文化。20出头踏足上海滩,早年做过土建,装潢。1998年前后进入徐汇区属上海徐房(集团)有限公司,涉足建筑物的外墙修复,就此逐步转为集团下属徐房建筑实业公司下聘员工。近20年的打磨,他从学徒工变为“老法师?#20445;?#26159;该公司老房修复队伍中掌握清水墙技术最为到位的工人,工种归类为泥工,已成为该工种的班组长。

  世间有太多的成就,始于困顿与无奈。

  要不是学历低、技能少,其实好多年前,阿忠就想放弃了。

  清水墙这门?#24544;眨?#21644;阿忠最初设想中的砌墙、补墙间相隔着十万个“烦”字。

  正是因为?#24120;?#22909;多当初和阿忠一起“出道”打工的同伴跑去做装潢了,因为后者来钱多,更主要的是,不用那么劳心劳神;也是因为?#24120;?#19981;少阿忠曾带过的年轻徒弟,活干到一半,已“无心恋战?#20445;低?#36305;去拜他人为师,改当水电工;因为工钱相差无几,但水电工程序相对简单,活儿更爽快。

  只有阿忠思前想后却没挪动,因为,他认个?#35272;?只学了这一样,怎么改行?“换别的行?#20445;?#36824;得从头学起,说不定还不如这?#23567;!?/span>

  就是这个“说不定?#20445;?#21152;上老家等着糊口的老娘、老婆和女儿,阿忠熬了下来。

  阿忠是孤苦的。

  十多年来,他低着头、猫着腰,凭着当初老师傅的传授和自己的琢磨、领悟,跟着施工队修了一面?#24544;?#38754;墙,一栋?#24544;?#26635;老房子。常年与水泥砂浆?#26696;?#24335;补色、显色剂料打?#22351;潰?#20182;的手?#22797;?#20110;常人,水泡老茧无数,砖红颜料也深深渗入皮肤基底。

  但阿忠?#36136;切以?#30340;。

  如今,回头细想想自己参与修缮过的老宅子,武康大楼、爱庐、孔祥熙?#31034;印?#24314;邺里、长乐路别墅、淡水路教堂……阿忠突?#29615;?#29616;自己很牛逼,这些沪上一等一的保护性建筑?#21058;?#19979;了他的?#24544;?#21644;印记。

  阿忠更没想到的是———目前,沪上具有专业修缮老房子?#25163;?#30340;施工单位和队伍屈指可数,徐房集团绝对是名列前茅的,而该公司下专攻清水墙?#23478;?#30340;工人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。因此,换句话说,阿忠已然是上海滩“清水墙”界的“腕儿”。

  但是不是“腕儿?#20445;?#23545;阿忠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,他更在乎的是:活儿慢慢多了,工钱慢慢涨了,最主要的是,他的?#24544;?#36234;来越娴熟,用他自己 的话说,?#23433;还?#22810;?#24120;?#25105;已经适应了”。

  不足一?#29730;?#30340;个头,笑起来满布皱纹的?#24120;不?#36523;着粗?#25216;?#20811;外加套袖干活,直到被拍照?#26412;?#20154;提醒才换上带有公司 LOGO 的工作服……这就是阿忠,面对纠葛了他半辈子的“清水墙”话题,他不紧不慢,抖出了他的料。

极致

  老乡:“阿忠,修房子修了20年了,熟练工了,不觉得烦了吧。”

  阿忠:“工艺改进了,要求也更高了,每一栋情况不同,?#24120;?#26356;烦。”

  工地上工人中,阿忠随手的工具算是最多的:贴板、砌缝刀、榔头、刨刀、刷子,以及近十把大小各异的勾缝刀等。

  借由这些工具,阿忠细致地为我们还原了工序。

  第一步,清洗。用高压水枪冲洗需要修复的墙面,这一?#34903;?#26159;要把附着于墙面的杂物、浮色清除干净,最大程度还原墙面的本色,清晰呈现墙面的受损程度。这里,水枪要距离墙面50公分左?#36965;?#38752;太近,水?#22266;?#24378;,容易对墙面造成伤害;太远,冲洗力度又不够。

  第二步,剥离。用榔头或小凿子等不同工具对受损墙面做局部或细微的剥离。这里将根据不同情况区别对待。?#28909;紓?#23545;于历史保护建筑,?#24066;?#25226;受损严重的个别砖块全部凿下,再用“新砖”(一般是买来别处拆下的老砖) ?#24230;?#26367;代;但对于文物类建筑,要求更严苛,不能用新砖做整块替换,只能修补或替换大小、色泽相近的老砖。

  第三步,喷涂增?#32771;痢?#36825;?#28784;?#21058;是为了增加墙面的强度,?#20048;?#33073;落老化。

  接着,就是一场“说好的”等待。一般为三天,等墙面吸收了增?#32771;粒?#25165;可以开始修缮。

  修缮。在这一?#34903;瑁?#38500;了?#24230;?#30742;块作为替代外,细微修复还有区别:对于损坏厚度在一公?#24544;?#20869;的面积,用普通砖粉就可以填补;对于损坏厚度在一公?#24544;?#22806;的,需要用买来的旧红砖上削下来的砖片作为填补。旧红砖只有表面的内外两面可用,其剖面不可使用。

  平色。这一?#34903;?#20027;要用于平?#20013;?#32769;砖面的色差,靠的也是一种专用制剂,叫平色剂。

  勾缝。根据砖块与砖块之间的具体缝隙,选用宽窄不同的勾缝刀,对砖隙进行填充,用到的填充物外观近似于水泥,学名勾缝剂。

  最后是清理。用鼓风机吹干墙面,而后整面墙全部喷刷增水剂,这个主要是用于防水。

  末了,阿忠不忘强调:所有的喷剂?#23478;?#23613;量避免在雨天或阳光强力直射下进行,?#20048;?#20135;生化学反应。清水墙,依旧是个需要看天吃饭的活儿。

  阿忠呈?#25351;?#25105;们的这些工序,已经是更新过的2.0版本。事实上,早些年,因为工具工料相对单一,?#34903;?#20063;?#24509;?#20040;复?#21360;?/span>

  阿忠回忆道:最早修墙面只有红粉加水泥,学了好多年,师傅才?#32454;?#20986;“真经”———1斤水泥加2两红粉,搅拌均匀。?#27604;徽?#26159;常用比例,结合?#23548;是?#20917;,还可以根据颜色深浅自行增减配比。大概十年前,有了砖粉,不用再拌水泥了。近几年,市场上又先后出了平色剂、勾缝剂。“工料多了,施工方便了,但大家对施工标准和要求也更高了。”

  这也同时意味着:清水墙修缮的“烦”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遇上天气不那么理想时,一天修一平方米都完不成。更多的情况是,设计图纸上的样貌移植到现实墙面,难免会有光泽、色度等偏差,每次做完局部样本,阿忠早有了“反复修改”的心理预期,甚至原先方?#23500;?#34987;全部推倒,一切从头再来。

  每每遇上这种情况,阿忠总会很现实地宽?#23380;?#24049;:“反正做一天就算一天工钱,对得起自己。”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清水墙早已把阿忠的脾性磨平。

  没有奢望,也不?#28014;?#33150;空”的情操,阿忠就这样一个角一个角地补着,一条缝一条缝地勾着,不知不觉中垒起了自己的一片世界。他甚至木讷地说:“也没想那么多,但日子确实越来越好过了。”

心传

  阿忠:“师傅,什?#35789;?#20505;才能开?#33034;?#32541;?”

  师傅:?#23433;?#33021;太干,也不能太湿。”

  先把话题扯远些。

  曾火爆一时的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里面就有一集名为“心传”。讲的是老厨师传授徒弟很多烹饪技巧,但依旧有很多细节上的把控需要徒弟结合?#23548;省?#29992;心领会。

  这就比较高级了,是形神兼备中“神”那个层面。而这个?#35272;恚?#31227;植到任?#25105;?#20010;行当皆是如此。

  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?#23380;?#36523;”。修行,指的也是关于“心传”的故事。

  因此,从?#25345;?#31243;度上说,阿忠记忆中的“师?#21040;?#22218;”大都是“模糊”的。

  早些年,当他还是学徒工时,先后有两三位老师傅带过他。

  通常,师傅先自己示范做一个样本,一?#21644;?#24351;围在旁边看。

  不管看明白,看不明白,师傅开始讲一些基本要领。?#28909;紓?#32418;粉拌水泥的手势;再?#28909;紓?#28165;洗、凿除砖块的技巧;还有,刷墙的先后?#25215;?#31561;等。但是,更多的关键点,师傅们往往?#29615;?#29992;语言精准表述和传授。

  ?#28909;紓?#33394;粉的配比决定?#27966;?#27901;的显现;粉剂的兑水量影响着粘稠度和牢固度;最难的是,砖块之间勾缝的时机。

  而这恰恰是当年阿忠最常提的问题。

  指点他的是一位被大伙儿唤作“阿初”的老师傅。老师?#24471;?#21483;王阿初,?#24544;?#26159;一等一的细致?#25512;?#20142;。他告诉阿忠:勾缝,一定要等到?#21387;?#32541;剂粉平砖隙后,过?#38382;?#38388;再拉开,既不能等勾缝剂晾得太干,太干容易拉得毛糙,也不能太?#26412;图?#30528;拉开,太?#27604;菀装压?#32541;剂拉得塌下来。

  但什?#35789;恰安?#24178;也不湿?#20445;?#38463;初师傅总是避而不谈,只叫阿忠反复试。

  无数次尝试,阿忠总算摸到了些门道,对这个传说中的?#23433;?#24178;也不湿”有了自己大概的把控。时光流转,如今阿忠似乎理解了师傅当年关键点上的缄默,他自身对于如何精确表达、传授这个?#23433;?#24178;也不湿”也毫无头绪。因此,阿忠也只能像当年师?#30340;?#26679;,做样本,然后让年轻人反复琢磨、尝试。

  不善言辞的阿忠,悟性是很好的。他完全?#23380;?#24049;掌握了清水墙?#23478;?#20013;的那些关键点。仅凭恰当时刻利落爽气的关键一拉,力度刚刚好,阿忠甩开同伴无数个身位,就此跻身“大咖”。

  而这些同伴中,还有他的亲哥哥。生活中,阿忠对哥哥很尊重,但一上了工,?#30475;?#38752;?#24544;?#35828;话。作为班长,阿忠要分派活儿,要协调、管好班组,更重要的是,遇上问题,他是要“站出来出主意”的那个人。对于这个角色,阿忠心里还是有着暗暗“膜拜”的对象,他不由自主地提到了阿初师傅。

  和很多行业一样,建筑业的师徒关系往往是?#32558;?#22411;的。工?#21280;?#20102;师,很快会“单飞”找活赚钱,茫茫江湖,师徒再相遇的几率并不很高。

  阿初师傅如今已年近?#25628;?#34892;动不便,在老人家身体尚硬朗时,他还常常被公司请至施工现场协助解决难题。几年前,武康大楼外墙面修复时,早已退休的阿初师傅还亲自登上脚手架,配合老专家调制“遮瑕”用的水泥粉颜色,试了近十遍才最终确定下来。

  “单飞”了十多年的阿忠,也早?#20005;?#24815;了没有师傅在旁提点时的自我思?#32908;?/span>

  他?#29992;?#24819;过企及师傅的高度,但工友们眼中的阿忠却渐渐有了“模样”。在工程项目例会上,?#32423;?#20182;会因为工期问题或者可操作?#36828;?#21644;设?#21697;?#20105;?#24509;?#36935;上难题?#37096;洗?#30528;班组反复思量、加班试验。

钝感

  老娘:“阿忠,你在上海修的那些老房子中哪一幢最漂亮?”

  阿忠:“都是名人住过的老房子,修好了都很漂亮。”

  从?#25345;?#31243;度上说,这是一?#38382;?#36133;的采访。

  原本预想了很多能制造起伏的“点”:?#28909;紓?#20154;物锋芒?#19979;丁?#20506;老卖老的性格,与设?#21697;?#39030;牛、与师徒起冲突的情节等等。但这些“点?#20445;?#22312;眼前这个堪称“受虐型”、且瘦小木讷的中年工匠身上完全无处寻踪。

  阿忠的日常,就是穷尽自己的?#24544;?#21644;能耐、融合自己的感知,将设计图纸上的完美尽可能搬进现实。

  他对建筑带着些许钝感,对生活钝感,甚至对周遭一切事物。

  但或许,正是这份钝感反而成就了阿忠。

  谁知道呢。

  今年,阿忠的“一号工程”是修缮文物类保护建筑徐?#19968;?#22825;主大教堂的外立面。清水墙是该建筑外墙修缮的重点。

  因为属于文物类保护建筑,修缮要求几近严苛,工期?#19981;?#27604;较长。

  不知是好?#24544;?#21152;码了底气,还是性格使然,阿忠显得特别地?#23433;?#28572;不惊?#20445;?#20445;持着自?#33322;?0年来不变的生活规律。

  每天清晨五点半,阿忠准时起床,?#35789;?#26089;点后,骑电瓶车于六点半准时到达工地开工。期间午餐加午休一小时,之后一?#22791;?#21040;下午五点半。晚饭后,看看电视、与工友打打牌,?#35789;环?#20061;点准时入睡。

  阿忠的住地是公司提供的工人集体宿舍,靠近上海南站,有宿舍还有?#31243;謾?#20316;为班组长,阿忠能住上一人一间,十来个平方米,而普通工人则是四人一间。再透露下,阿忠现在每个月?#23665;?#21518;到手的工钱已追平中心城区主要商圈?#29730;?#30340;收入。对于这样的“?#24230;?#20135;出比?#20445;?#38463;忠很满足:“在上海,有这样的待遇真的很好了”。

  因此,他总是想着办法多干活儿,多攒钱,有时连小长假都舍不得回老家。“趁现在还干得动,没几年到了退休年龄就不能再续合同了”。

  但对于小长假,阿忠心里还是很有期待的。因为,每个长假前一晚,公司会改善伙?#24120;?#22823;?#19968;?#22352;上圆台面吃饭,?#23380;?#36824;备有烟酒。也只有在这一晚,平?#26412;?#19981;?#33402;?#37202;的阿忠,能放胆半斤?#38138;老露牽?#28982;后踏踏实实睡个饱觉。第二天,他会和工友们去城隍庙、十六铺转转,轧轧闹猛,给远在老家的女儿、小外孙女买点东西。

  外?#25628;?#20013;乏味烦累的生活,阿忠却过得有滋有味;外?#25628;?#20013;值得“?#24184;?#26174;摆”的东西,阿忠?#35789;?#20043;?#21280;!?/span>

  对于那些自己修缮过的、特别牛气的名人老宅,阿忠从不会专程回访、观赏,只是?#32423;?#22352;公交路过看到时,心里会默默泛起一点儿浪花:那是我修过的。

  一次,他在长乐路修一栋老别墅时,闯进个老外举着相机东?#22856;?#25293;好?#24509;蟆?#20020;走,老外突然转身向阿忠竖起拇指,连说“OK”。阿忠顿时面红耳赤,激动了好?#24509;?#23376;。这大概也是他从业20多年来,为数不多的、内心翻腾起明显职?#31561;?#35465;感的时刻。

  再有几年,阿忠就真的老了。现在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干泥瓦,?#24544;?#21518;继乏人,但这个话题,对阿忠来讲似乎太远、太沉重,他只是简单地想着:“到时,我就干回老本行吧,回家种田”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在线?#22836;?/dd>
在线?#22836;?br />0558-3238899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

[向上]
安徽25选5开奖号码